荆州廉政网 >> 勤廉楷模 >> 内容阅读
 

用生命践行入党誓言——追记监利县分盐镇沙河村村委会副主任朱同宝

 
【发布时间:2016年07月15日 】【来源:荆州日报】

用生命践行入党誓言
——追记监利县分盐镇沙河村村委会副主任朱同宝

    连续一周的连轴转,监利县分盐镇沙河村村委会副主任朱同宝因过度疲劳,在中心河中心闸附近驾船运送沙袋的过程中坠入河中,经村民救起并送往医院,但终因抢救无效不幸牺牲,年仅44岁。洪涝灾害面前,朱同宝挺身而出,始终冲锋在前,……

    一
    7日清晨6时20分,朱同宝像往常一样,带着该村52名劳力,到中心渠和友谊河交汇处抢险。受近日持续强降雨影响,沙河村中心渠水位上涨。沙河村地处分盐镇下游,防汛排涝任务极为艰巨。
    中心河水深6米,水流湍急。朱同宝独自一人划着木船从河闸处出发,到河对岸装运沙袋,另一村民从岸边走到装沙的地方,却未见到朱同宝。
    “红山(朱同宝的小名)!人呢?”
    村民这才发现,船停在河心,竹竿浮在水面,船上空无一人。
    “坏了,红山出事了。”
    大伙放下手中的活,赶紧寻找朱同宝。老党员陈礼云不顾安危,奋力跳入河中仔细寻找,终于在河底找到了他。随即,朱同宝经赶来的村卫生室医生急救,并很快被送往监利县人民医院抢救。但朱同宝没能醒来,于当日7时不幸牺牲。

    二
    7日下午,记者赶到朱同宝溺水的现场时,许多村民还聚集在河边,久久不肯离去。说起他,村民们忍不住地流下泪水,沙河村沉浸在悲伤的氛围中。
    “他人蛮忠厚,是个当干部的。”村民们都这样评价朱同宝。
    老党员、84岁高龄的陈礼贤是看着朱同宝一步步成长起来的。老人拄着拐杖,在朱同宝遇难的现场久久徘徊。
    村民们说,从7月1日到现在,朱同宝一直在抢险现场没有休息。6日下午开始,中心河水位持续上涨,朱同宝在河堤上巡查了一整夜,生怕发生险情。
    “有时候忙了,就吃点粑粑、饼干对付一下,他经常买一些粑粑、饼干、快餐面放在家里。”村民说。
    “我哥哥黎开明患有高血压,有一次不小心从凳子上摔下来,朱同宝比亲人还担心,帮忙送医院、付医药费,跑前跑后,忙到很晚才饿着肚子回家。”说起朱同宝,村民黎开亮眼眶溢满了泪水。

    三
    朱同宝2015年1月当选为村委会副主任。自任村委会副主任以来,凡是老百姓的事,他都当作自己的事做,凡是村级事务都以高标准完成,积极向党组织靠拢。在这个大雨滂沱的6月,朱同宝被批准为中共预备党员。在沙河村党支部会议上,朱同宝光荣宣誓:“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”。
    朱同宝牺牲后,分盐镇镇委、镇政府成立专班,安抚家属、处理善后事宜。鉴于朱同宝同志的突出表现,当地党委已于当天批准,追认他为中共正式党员。(郭仕新 梅闻)


热血忠魂献党旗
——追记监利县抗洪英雄朱同宝

  7月9日上午,因防汛救灾牺牲的朱同宝遗体告别仪式,在县殡仪馆举行。县殡仪馆瑞安厅庄严肃穆,正厅上方悬挂着电子横幅“沉痛吊念朱同宝同志逝世”,正中是朱同宝的遗像,写有“身先士卒保防汛平安,青山绿水留浩然正气”的挽联悬挂在遗像两侧。朱同宝的遗体安卧在鲜花翠柏丛中。
  县殡仪馆内外,都被前来祭拜朱同宝的人围得水泄不通,他们个个神情凝重,泪眼婆娑……
  7日出事当天,沙河村村民周良贵就自己搭车到监利县殡仪馆,在灵堂守着朱同宝,一直到8日还没走,他们并没有特别的交情,他只是怀念他的好“村长”。
  9时整,告别仪式开始。县委常委、组织部长黄林强宣读《中共监利县委关于在全县开展向朱同宝同志学习的决定》。号召在全县广泛开展向朱同宝同志学习的活动,把学习朱同宝精神转化为内生动力,夺取防汛排涝的全面胜利。
  随后,参加告别仪式的县领导和各界代表,绕朱同宝的灵柩一周,向朱同宝的遗体做最后送别。

  献出生命 践行入党的誓言

  7日,监利县分盐镇沙河村副主任朱同宝,在防汛救灾现场溺水身亡,年仅44岁。今年6月,朱同宝才刚刚被批准为中共预备党员。
  他去世前7天,连续强降雨天气,使无任何大型排涝设备的沙河村受渍,全村3000多亩农田被淹,4个湖泊装满了水,沿湖围堤、沟渠随时准备筑坝抢险。
  连续7天,朱同宝每天凌晨2点回家,凌晨4点离家,他随身背着一把锹,拿着几个蛇皮袋,巡查发现哪里有险情,他马上开始挖土填袋筑坝;河道杂草丛生,他去清障;闸口被杂草堵死,他也去捞草。他在泵站、闸口、围堤之间来回穿梭,渴了喝一口水,饿了吃一块粑粑。
  6日,老支部书记曹运斌碰到朱同宝,看到他面黄肌瘦,说话声音嘶哑,没有力气,就劝他注意休息。朱同宝说:“现在哪有时间?等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。”
  7日早上6点不到,中心河闸溃口,友谊河后方2000亩农田和附近村庄房屋即将被淹。正在河堤上巡查的朱同宝带着陈礼云等6人赶来。查过险情,朱同宝分工:陈礼云4个年纪大的到黄豆田里挖土,他和会计陈思豪撑船运土。
  “一蛇皮袋土约200斤重,要两个人才能抬上船,小船一次只能运四五袋。”陈礼云说,几个回合过后,眼看溃口就要被堵上,朱同宝让陈诗豪站在闸口码袋,他自己撑船返回运土。过了好一会儿,陈诗豪见朱同宝还没回来,就大喊“老朱”,没人答应,大家跑到河边查看,发现船停在树丛中,没看到人。他们意识到,朱同宝已经落水。陈礼云马上下水,游到船边探寻到朱同宝,将其打捞上船,组织抢救后送往医院,不治身亡。噩耗传开,沙河村沉浸在悲伤的氛围中。
  出事以后,有人把朱同宝抗洪用过的船拖到岸边,把他用过的竹篙放在船里,想让这条忙碌了7天的木船也休息一下。“大家让船靠岸,其实想的是让朱主任上岸,好好休息一下。他就是太累了,才出的意外。”雷运兵说。
  8日,水还未退去,沙河村6组中心河闸溃口已经被堵上,但每当有村民路过这里,都忍不住停下脚步,多看一眼,一些村民甚至站在河边抽抽搭搭,泪水冲刷着一个名字:朱同宝……
  自此,自发为朱同宝送行的村民姓络绎不绝,等待吊唁的村民昼夜不停,殡仪馆大院内,站满了追悼朱同宝的村民。
 
 
  踏实肯干 托起村民的希望

  朱同宝出生于1972年10月6日,家中30亩农田,种着水稻。2015年1月,沙河村“两委”班子调整,朱同宝被村民推荐,高票当选村委会副主任,在此之前,他曾是村里的“赤脚医生”。
  从治病救人到带领村民发展生产,都是四个字“为民服务”。自此,他便把入党当作自己人生追求,多次向党组织靠拢。今年6月,朱同宝被批准为中共预备党员。
  朱同宝走马上任前,沙河村在分盐镇是出了名的环境脏乱差的村部,地理位置特殊也使其成为汛期的“水袋子”,且村集体经济薄弱,几乎没有收入来源,他没有退缩。
  最初从整治村里环境入手,为节省开支,朱同宝与该村支部书记谢俊虎提议,只雇请一名清洁工,他带上自家三轮车清理清运垃圾,固定人、固定车,固定点进行垃圾填埋。
  一连7天,朱同宝都从垃圾中来,到垃圾中去,清洁工在车下收集垃圾,他站在垃圾车上接垃圾,趁清洁工收集垃圾之时,他一个人在垃圾车上整理垃圾,将垃圾压实,只为垃圾车能多装一点,再多一点,减少垃圾车往返次数,为村里节省垃圾清运费,当垃圾被拖到填埋场后,他又帮忙填埋,他浑身酸臭了,村里环境改善了。
  从此以后,沙河村几十个垃圾池,一周清运两次,只要垃圾车驶来,他就在车上整理、压实垃圾,无一次“缺席”。沙河村的村庄环境整治工作也迅速进入全镇前列。
  县秸秆禁烧指挥部副主任张立斌告诉记者,秸秆禁烧的季节,他经常碰到骑着破旧三轮车,夜间还在巡查的朱同宝。他记得今年五月中旬晚上11点左右,他在分盐镇进行秸秆禁烧暗访,遇见了正在沙河村3组,扑灭焚烧秸秆大火的朱同宝。
  “当时火势高约5米,浓烟滚滚,他冲锋在前,他身高大约1米72,却非常瘦弱,扑灭大火后,他的手臂已经被火灼伤,皮都皱巴巴的了,但他并不在意。”张立斌说,他破旧的电动三轮车上插着禁烧旗帜,车上放着灭火长棍、水桶等工具,经常穿梭在沙河村的田间小道上,每晚巡查到深夜1点钟左右。
  “他任何时候,都以公事为先,任劳任怨,这样的村干部不多了。”村民陈友千说,去年的河道除障时,他把自己家的秧都不插,亲自带头除草除障,到下午吃饭的时间,他让村民都上岸吃饭,自己把剩余的一段干完就回家,最后直到晚上9点钟才回到家里。
 
  心系群众 温暖村民的贴心人

  “同宝常说,有困难找他,任何时候喊他帮忙,距离那么远,他都是车坏了,跑都要跑来的,我们的户口本、身份证、社保金等全是他办的……”敖雨珍老太太说着,说着,哭了,老泪纵横,颤抖着手,擦着眼泪,周围的村民也哭。
  记者在村里遇到村民黎开明,他含着眼泪告诉说:“朱同宝是我的救命恩人,救了我,却不要任何回报,有时候想给他一点吃的喝的他都不要。”
  2015年8月,身患高血压疾病的村民黎开明,在茶馆喝茶,一不小心板凳一翘,从板凳上摔了下来,当时晕迷,情况非常紧急。朱同宝听到这个消息后,第一时间联系车辆和医生,将黎开明送到分盐镇卫生院,镇医院救治不了,朱同宝又迅速将其送往县人民医院抢救,他垫付了医药费,一直忙到半夜也没吃上一口饭。由于抢救及时,黎开明脱离了危险。
  分盐镇是全县出了名的“水袋子”乡镇,自今年6月30日以来连续强降雨天气,使分盐镇将近13万多亩农田受渍,直接经济损失达10097万元,7天的降雨达420多毫米。而沙河村处于几个村中间,渍水严重,村里又没有大型排涝设备,6月30日开始,朱同宝就一直为了村里田间的水找出路。
  “要跟邻村做工作,一起排渍,不能让邻村排到我们村,我们村又排到邻村去,做无用功。”朱同宝与该村村支部书记谢俊虎商量,让村里的渍水经过邻村的官湖垸村,再排到排涝河去。
  朱同宝经常早上凌晨5点,来到官湖垸村,挨家挨户的找干部群众说好话、做工作,一直忙到天黑。
  “水排不出去,我们着急,碰到朱主任就问怎么办,其实他比我们还着急……”村民李祥军眼睛通红,极力抑制自己悲伤的情绪说,朱主任自己30亩的水稻被淹,都没有去排水,天天都为了我们在奔波劳累,还为了我们失去了生命。
  当分盐镇里的包片领导李祥林遇到朱同宝时,见他穿着雨衣和套靴,一条长裤半边腿全开缝了,并说:“朱主任,官湖垸村的干部群众被你的真诚所感动,已经同意你们村的水可以经过了,你早点回家换条裤子”,当时的朱同宝像个小孩一样,开心的笑了。谁料,从此一笑,再也无法重现!

  真心英雄 妻儿老小的依傍

  朱同宝的父亲朱德乾今年84岁,母亲82岁。朱德乾把儿子抗洪时穿的雨衣、雨鞋,还有头上戴的斗笠,以及从来没有干过的衣服,一起搭在他的电动三轮车上。“他这几天一直泡在雨里,现在洪水停了,他也该出来看看了,这些衣服晒干了,跟他一起走吧……”记者看到,朱德乾的眼里泪花闪闪。
  随后,朱德乾还从家里拿出两块饼干、一盒泡面,跟朱同宝的衣服放在一起,他说:“这就是出事当天早上,朱同宝带在身上的东西,.可是他也没有吃,一早上又饿又累,所以才落了水。”
  朱同宝是直立着沉到河底走的。殡仪馆内妻子握着他的手,在他的耳边说:“躺着好好睡吧!昨天你对我说,你好累,睡着不想起来,你终于可以踏踏实实睡个好觉了……”说完,他的妻子抱着灵堂前的两个儿女泣不成声……
  在他去世这一天,他原计划带儿子去武汉治疗腿疾,如今却成为永远都无法兑现的承诺。
  父母还未送终,女儿大学未毕业,儿子尚未成年,他刚刚才被批准为中共预备党员,还没来得及在党旗下宣誓,村里的渍水还未退,每天的垃圾还等着他清运……
  “一句话没有留下的朱同宝,虽牺牲了,但他还活着,留下了一种抗洪精神,这种精神将随着时代变迁,永葆常青,永垂不朽。”分盐镇镇长肖业绩说。
  朱同宝走后第一日,妻子坐在丈夫的遗像前,跟照片上的他拉家常:“这些天,你穿着的长裤半边腿全开缝了,还浑身湿漉漉的,我心疼你,要你换一身衣服,你偏说出门又要弄脏,可我不嫌麻烦,我愿意为你洗衣服……”自从朱同宝去世后,妻子常常看着丈夫的遗像喃喃自语。此后,与妻子结发22年的朱同宝,终于可以歇在家里,与父母妻儿作伴……
  8日一早,村民陈礼国下水,把船从岸边撑到河中间,沿着几百米的河堤巡查。“天晴了,水面稳了,但平时的水只有一米深,现在涨到五六米,长期浸泡着河堤,也有把堤泡垮的危险。”陈礼国接起朱同宝牺牲后的抗洪巡堤第一棒,随后又有一些村民主动要求轮班巡堤,还有人端着早饭来到河边,迫不及待地要求加入巡堤行列。
  事情发生以后,县委书记黄镇,县长黄祥龙第一时间来到县殡仪馆,看望慰问了朱同宝的家属,并指出,朱同宝是监利县基层干部的优秀代表,他用自己宝贵的生命践行了入党誓言,诠释了责任与担当,书写了顽强拼搏、主动担当、忘我为人的优秀品质,铸就了抗洪精神和小城大爱的新丰碑,并号召全县党员群众向朱同宝学习,打赢防汛攻坚战。
  当前,监利全县各大河流水位高,监利正面临着内涝外洪的严峻形势。全县上下30万干群奋战在防汛一线,万众一心,众志成城,战天斗地,全力以赴抢排境内积水,把损失降到最低,各地党委政府主要领导全部靠前指挥,党员群众日夜守护着大堤,以“不溃一口、不失一垸、不亡一人”为目标而努力,确保严防死守、万无一失,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。(作者:吴丹;来源:监利县人民政府门户网)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建议使用IE5.0以上浏览器 1024x768分辨率
Copyright 2011-2015 www.jzlz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权所有:中共荆州市纪委·荆州市监察局 技术支持:荆州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