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廉洁文化 > 清风文苑
春天的月亮湖
信息来源:荆州日报 | 发布时间:2021-03-18

  月亮湖的春天来了。她的秘密,仿佛向下的分行鸟鸣穿过向上的雪山之巅,节制并昂扬着信念,寻觅并收割着波纹,超越并保持着洁意……

  因为深居山内,气温偏低,月亮湖的春天似乎比其他地方要来得晚一些。当城里迎春、玉兰、樱花竞相开放,月亮湖沿岸独立的草木似乎没什么变化。特别是黄山腰间的水松、池杉和红果铁冬青,依然保持着骨子里的克制、中正和沉静。

  黄山——“公安八景”之一,是公安黄山头镇的一座名山,明代文学家雷思霈曾这样描述:“江河数片白,黄山一点青”,宛如镶嵌在水乡泽国的一颗绿色明珠。

  小镇依山傍水,人文景观丰富,为广袤的江汉平原染出了几分秀色。站在黄山顶上极目四望,虎渡河横贯南北,节制闸凌空耸立,极为壮观。

  遥想当年,党和政府组织16万大军,仅用75天建成的荆江分洪工程南闸腰斩虎渡河,飞卧黄山东麓,毛泽东、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为之亲笔题词,成为万人瞻仰的“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”。

  导游说:“山下,马鞍山革命烈士陈列馆红星闪闪;山上,荆州刺史、‘忠济真人’谢麟葬黄山峰颠,其一生仁德、清廉勤政的佳话感染着一代又一代荆楚儿女……”“这里,不仅是人们观光旅游的圣地,更是党员干部锤炼党性、磨砺品格、传导正气、陶冶情操、铸实铁骨的策源地……”

  似碧玉,水平如镜,澄净如练,一如既往保持着本真,用自身的淡澈涤荡着万千飞尘,以“发现美的眼睛”,见证了诗意黄山、明珠黄山。

  此时,湖东植株矮小的野花,与湖西的油菜遥遥相望,仿佛云与鹤对视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你会惊讶地发现,深褐色的地皮上有蚯蚓涌动,它们让僵化的土壤得以松动、恢复了创造性的活力和生机。

  不必担心,冬天的雪冷到了春天的草木,这湛蓝的湖水漫过树根,使金骨风的嫩叶、对月草的身子在阳光下重现,在不经意间将寒意抖落。侧耳聆听,楠竹体内的纤维素、蛰伏于地的枫香根茎,发出对抗平庸的声音。

  如此这般,在这山清水秀的国家森林公园,月亮湖驰而不息滋养着如诗人笔下金子一样的“山”、银子一样的“竹”,终于在海拔264米的山峦之间,发出了觉醒般的转化,成为无数攀登者的行路之镜。

  这个季节,从怪石修竹间返回的山羊,闻到青草之香;伫立于苍松翠柏旁的小青年,正思考编制摆渡自己的新竹筏;春风从山的侧面路过,用阳光治愈虫兽之疾……

  环湖周围,黄天湖、明垱湖、仙人湖与月亮湖形成相互牵手的格局,它们与虎渡河相邻,都归属于长江水系,在连绵起伏的群山中,以月亮湖为桥梁,一起滋养着四季风物,连接“有色似无色”的蓝图。

  月亮湖的春天多风,有浩然之气。晴空下,超凡的湖水微波涟漪,映照出“远近高低各不同”的山峦,勤劳朴素而不走寻常路的月亮湖人,在清风里劳作探索,深知幸福就在脚下,在一耕一锄中。

  月亮湖不像“烟花三月下扬州”的绚烂,也不似“坐看青竹变琼枝”的清冷,它是一首灵动清丽的诗,无论白天黑夜,像母亲一样温暖人心,让你深感呼吸般的重要,体验它诗意浓厚的气象与拔节般的大美品格。

  月亮湖边的农人,从不敢怠慢这方生命之湖。只有面对这敞亮的湖水,他们的心才会安定下来,他们的日子才会过得有滋有味,形神兼备。

  三月的月亮湖,还具有一种无声的“召唤”能力,这种召唤呈现出新与旧、得与失、反思与迷恋、以我观物与以物观我……的辩证关系,它纠正了部分植物种群的无序,用修复和净化延续山上的本草之命、本草之味、本草之魂,给予野鱼力量,重新归向清澈的源头。

  夜晚的月亮湖,有着别样的醇厚之美,以别样的视角观篝火燃起,看舔着夜色的火舌将黑暗轻轻撩开,此时,光亮复制再复制,以风一样的速度翻山越岭,又仿佛革命圣火,照亮了湖空和心空,游客们载歌载舞,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。

  一位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者说,春天在这里撒上种子,秋天来收割,捆成捆,秸秆留着做肥料,果实收在仓里,来年再播种、再收获,如此循环往复,生生不息。(陈白云)